“拖著完全崩離的身體,四肢不聽使喚,但還是得利用最後一口氣說些什麼,
大家好,我是今年 BeastieRock巨獸搖滾音樂祭6.0 大巨蛋舞台的音控, 首先我想要先謝謝 環音專業燈光音響演出工程 所有參與這一波的同事兼朋友們 ,燈光師- 朱宸 不管是豔陽高照的時候或月黑風高的夜晚,都特別去設計每一團的燈光效果, STAGE- 葉安島 比利 Tony Wu ,我們的島神還中暑差點死亡,stage真的甚至比一個sound man來的重要,沒有stage,F.O.H就無法執行,
STAGE每一團換場的協助與聲音調整和緊急狀況處理,我很慶幸我的公司有一個很棒的團隊,在我們彼此的關係沒有所謂的階級制度、沒有傳統的專業領域教育模式、沒有一般公司的心機與鬥爭,大家一同地努力往前。

回到這故事上,必須先從去年5.0說起,基本上,很多燈光音響同行都知道巨獸幾個要點,對於很多人來說就是破壞性高、可能會收不到錢……等等,所以很多人都覺得我很傻、很笨,感覺硬是做了一個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但去年也沒想這麼多,就想要贊助巨獸,巨獸身為孕育獨立搖滾的優渥之地,沒有商業化、不以營利為目的、更沒有資本主義的遊戲參雜其中,但後來因為聯絡時間太晚,自己的設備可能也不夠齊全完整做下一個舞台,今年想說既然設備跟技術已經有了一定程度,就立馬再跟 Tzara Lin 說一次,我想要贊助巨獸,接著就在一個月前左右跟查拉談好了所有細節,內容包括我的條件:
第一,我這邊需要兩天我們工作人員的終點薪資以及貨運的基本成本,
第二,雨備防護必須做到最高等級,所以我要求了正控的位置要有兩頂司令帳,並且要圍上三面圍布,只留正面,
第三,設備隔夜的防護,因為既然已經是所有設備都贊助,就一定要將設備可能的損害降到最低,當然贊助本來就有一定的風險可能。

談完的隔天就轉介給大帝,也再將這些訊息再跟大帝說了一次,以及包括希望拿到樂團配置的請求,當然大家都知道巨獸的特色就是節目單非得要活動開始前才出來,這期間我自己也非常緊張,不斷地詢問大帝,因為我自己認為就算是贊助我也得要把它給做好,因為這是屬於我的責任,最緊繃的是當天我們還有另外一場重要的活動,我必須提前規劃分配,而終於在活動前一天拿到,我們也趕緊號召公司全體人員一同開了個行前會,我們共同討論出巨獸會用到的最大量,也因為有另一場因此趕緊再添加了radial d2 ,以及再補足一些設備,巨獸現場內場五顆監聽,完整四路aux,外場四顆義大利製speaker 外加兩顆新買的雙十八反射低音,樂團設備出了ampeg真空管 preamp svt-pro7,很可惜一到現場太陽過熱,導致preamp有些問題,因此後來直接用radial的di過訊號,而幸好有多準備,音箱的部分一組真空管orange Th-100加412cab 跟laney音箱頭加上cab,以及多帶了一顆marshall combo音箱當作預備,鼓組是懸吊式Mapex Saturn加上A custom的銅鈸,麥克風都是shure beta58和beta57系列,燈光的部分也出了四顆beam spot 的三合一電腦燈和8顆全彩採光以及六顆面光,也果然我們這兩天沒有缺任何的器材,反而還可以借其他舞台一些小東西。

在這一次大巨蛋舞台,也是出公司最好最新的設備,沒有因為所謂的破壞性高就出比較安全的、當然也沒有因為是sponsor就覺得可以敷衍行事,接下來想要交代這兩天所有的運作狀況,希望可以讓所有樂團與相關人士了解,因為一直都會有一個狀況是pa大大哥跟樂手之間的隔閡,因此我自己是很樂意跟樂手老師們溝通也甚至想要了解樂手老師的想法。
十月一號早上7:30到現場,環音所有人員最多不睡超過3小時,一到現場發現控台區沒有帳篷,因此只能在豔陽高照下曬了3小時,辛苦的志工趕緊從園區搬來兩頂快速帳,在短短的兩小時做完音場測量,F.O.H中的相位耦合,內場監聽潛在增益設測試,(潛在增益:迴授之前系統上應有的增益),將所有燈架上竹棚上,趕在第一團開始前完成所有架設,第一團就是我們這次其中一個stage的團- 無先生,我剛好是他們的隨控也是他們的錄音師,很感謝大帝經過我的遊說之後,讓我可以不用跑到其他舞台,而還要煩惱大巨蛋沒有音控,
無先生結束後bass preamp開始有些過熱的狀況產生,對於
白鐵仔 Pehthiha 的bass手感到抱歉,在沒有彈的時候preamp會一直重新開機,但幸好演出時沒有大礙,沒有發生突然冒煙不過電之類的情況,第三團 一種心情 Sense Of Feeling 就趕緊把preamp換成radial的pro direct box,聲音絕對比一些牌子的di來得好,加上這次前級是用focusrite的micpre,以及用台灣reyn牌的後級,算是瓦數足夠、穩定的一台後級,跟一些yamaha、Behringer比較起來,不易造成系統容易達到clip以及出力不夠導致sub推不出來的問題,O1v96i 錶頭-24dbfs為0dbu電壓輸出為一般電平量,而reyn牌後級可以達到一般量增益12dbu後還不至於造成後級clip,當然後級靈敏度有先跟控台匹配過,
接下來幾團 午休失眠 DSPS 都市零件派對 比茲卡西 BIZcashi ….
基本上我這邊都是按照我習慣的方式,一開始就先設定好dynamic,包括gate/ compressor….,依照每個樂手老師得動態差異進而在做微調,跟每一個樂手老師確認需求,以及似過各種樂器效果和內場balance,絕對是盡所能滿足內場所有需求,對於外場的mixing來說會判斷每個聲音適合在哪一個位置(pan),以及將所有樂器的訊號都先對好,然後依照曲風歌速到差別而調整reverb和delay的深度、time,以及盡所能將樂器的frequence拆開,對我來說我都是很歡迎樂手老師跟我要聲音,因為舞台上的表演者聲音聽得舒服,表演盡興,演出才會好看,
晚上的時候到了 Icy Ball 冰球樂團 演出到一半,環保局突然出現叫我把master拉小,我趕緊找了大巨蛋舞監-Simpson Chien ,順便介紹一下,他是我的輔大社會學長,之前有採訪過他,和找柳葉魚表演過,這兩天也辛苦他了,
之後大帝也來跟執行公務的他們周旋許久,最後還是只能妥協,因為依照噪音法規定,該區屬於第二管區,夜間不得超過55分貝,我的媽呀,冰球樂團整體氛圍真的超棒,結果從原本的錶頭負九到負六之間,只能先拉小到剩下負十八左右,結果測出來80幾分…..真的也是覺得非常可惜,對此也覺得很悲哀,只是在週六的五點多,大巨蛋舞台區區四顆喇吧的聲音居然可以穿越轟隆的捷運,喧囂的大馬路,然後打到遙遠大樓的住戶,到底是我的喇吧太強還是整體社會氛圍對於搖滾音樂的容忍度偏低?
而剛好在冰球的最後一首歌結束,環保局走了,心裡真的難過,只能去跟主唱說個抱歉,也順道稱讚他們真的超棒的,
接下的 大波起司 、 MR. DIRTY、 你們你們 YOU-S,也都在正常的音壓下完成演出,後面燈控、音控、stage都是憑藉毅力和腎上腺素在支撐,但每一個團真的都很精彩各自擁有不同的特色,這也是我們的能量來源之一,只是在最後結束的時候發生一個小插曲,就是我的麥克風架斷了、有一支拔架的底座消失、同時最後結束得知並沒有安排人留下守夜,一整天結束現場似乎沒有人知道,大巨蛋舞台燈光音響樂團器材所有設備是環音提供的,其實本來贊助我也沒有太多的預期效果以及我覺得沒什麼必要大肆宣傳,但在那個當下所有事情交疊時的心情還是蠻down的,原本想說做好完整事前籌備和宣導,當天設備維護為最高首要,但還是失敗,第一天結束其實都還在思考著到底sponser是什麼一回事?但後來想一想這些其實都還是sponser的一部份,我必須得接受與承認。

再來經歷了30s倒頭就睡著的一夜,很快地從睡夢中又回到巨獸會場
十月二號馬上迎接著就是好朋友 Tyler Chang 的團- Hippocampus 海馬 迴,做自己朋友的樂團真的很開心,接下來就是編曲非常細緻的 Retroage 復古世代、 江東成名、 體熊專科。Major in Body Bear、之前在revolar聽過的 Slack Tide車上還有他們的CD 、 具有舞台魅力的 有激人、 之前就在武士武士遇過的 麻花捲怪獸 Twisted Donut Monsters 、 清新甜美的 Jeez 吉尼和克里斯、 接下來則是一系列好聽的後搖團 Sodium、 Beware the Sky Falling 天空樂園 、 柳葉魚 The Capelin ,
而今天這些團的配置差異性比前一天更大,而導致複雜度增加,更加考驗我們的反應速度與狀況排除,我自己並不認為燈光音響廠商跟樂團人員無法溝通或者是有代溝……等等,stage協助老師順利換場之後,音控必須在非常短時間內對完所有set的訊號,調整外場與內場的balance,跟老師溝通音色可能會產生的問題與是否需要做調整、 改善效果器、 拾音器或導線所產生的底噪、 解決舞台上樂器的頻率相消、 這每一個動作我都會盡量去告知樂手老師,目標去達成一個共識,而樂手對於pedal使用也必須具有一定程度的瞭解以及包括不同效果器的音量balance,因為最重要的部分還是回到聲音的源頭。

最後在維護器材為最高原則的同時跟大巨蛋舞台的所有志工說聲抱歉,你們可能想要來幫忙或學習,但因為沒有什麼條件可以帶著大家一起,不過還是很感謝你們幫忙-陳柏勛 吳依玲 周恩德
以及感謝兩天餵食我的朋友們-修雯、 量然學長 、tyler哥
還有看到很多很久不見的朋友真的很開心,
感謝查拉今年給了我這個機會 , 廖小呆辛苦了!感謝妳的酒,
感謝大帝拼死拼活辦了巨獸,
感謝nancy擔任半天影像紀錄
感謝王育民 (Min Wang) 最後幫忙收線,
另外還要特別感謝 龔柏雨 無償大力相挺,原本只是想說找你來聊一聊,但後來你卻在舞台上賣命,
經過了這兩天如果有任何在大巨蛋舞台表演的樂團有疑慮或問題都可以再私訊問我,最後希望大家都能喜歡我們的聲音與燈光,我們也會繼續努力加油,有任何建議與鼓勵也很歡迎!
也請大家繼續支持巨獸7.0,讓好的活動能繼續辦下去,環音的所有人感謝大家。

到現在個時刻,曙光漸漸出現,我的腦海裡還是迴盪著這兩天所有的音樂,這感覺真好,我一直都還是在尋求著不同的可能性,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