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兩波之一的波峰與另一波的波谷同時抵達同一地點,稱兩波在該點反相,干涉波會產生最小的振幅,稱為破壞性干涉
若兩波的波峰和波谷同時抵達同一地點,稱兩波在該點同相,干涉波會產生最大的振幅,稱為建設性干涉。

對準90Hz-140Hz Phase
先將15吋喇叭的90Hz-140Hz的phase對準Sub的phase,將Main L的啦吧delay 4.4ms後發現在這一段頻率的Phase完全吻合,然後想要嘗試100Hz的破壞性干涉,按照週期推算,為0.01s,二分之一週期為5ms,兩個Sine wave二分之一週期的差距為完全破壞性干涉,一開始先對準Main L和Sub之後,這時候再將Main L delay 5ms,發現phase的確差了接近180度(反向),再透過Spectrum明確的發現Delay前Delay後發現相差了大約5dB的振幅,從9.4ms回到4.4ms,能量漸漸上升至最大。
振幅建設性干涉,影片連結:https://youtu.be/dRNt4ffAnCE,結果從影片中可以得知透過delay time改變相位差,就可以直接的改變能量。
不同測量點產生不同的頻率、相位的結果

測量位置位於一個鐵皮廠房,一開始選定一個測量點,Main L喇叭的位置, 左邊為木牆右邊為鐵皮,測量位置為喇叭前一米五處,在2k的位置,大概有10dB能量的衰弱,同質性(Coherence)顯示干擾狀況極高,原本認為說是,線材、喇叭、控台、測量麥克風、隔壁工廠機具噪音..,做完所有狀況排除之後,發現狀況依然存在著。

Main L 九個位置測量

接下來在L邊選定了不同的九個位置,可以從測量結果發現,不管是頻率還是相位的測量結果都不盡相同,測量點可能因為不同位置的反射干擾、過多殘響、距離喇叭太遠,而導致結果失準,因此隨意選了一個位置當作基準來做頻率修正或者相位對齊,結果都有可能有所誤差,最顯眼的藍色曲線是經過平均化(Average)之後的結果,可以由此得知分析結果來判斷手上的資訊是否較為正確。
總結
希望大家可以更加注意到Phase的重要,相位可以直接地影響到能量的衰減和增幅,如果在喇叭間的關係已經是反向,在控台或者是擴大機的增益都是無效,以及校正時測量麥克風的位置選定極其重要和單一頻率點的Phase相同,並不能代表兩顆或者兩顆以上Phase重疊的頻率段會相同,必須先了解喇叭本身的頻率、結構,

FBT VERVE1 1 5 from manual
底下圖來自我們的FBT 15吋喇叭說明書,喇叭一般15吋低頻可達到最低50hz,到差不多80hz開始滾降,而這個頻率點十分重要,然後相位對準的目標鎖定在哪裡,可以先抓準Crossover,再判斷前後頻率的斜率關係。

編輯: 李宥融 (Yolong Li) 小助手: 陳禎騏、 Peter Sung 測試場地: 環音專業燈光音響演出工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