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城鬧事聲學架構
李宥融·2017年8月1日 星期二
系統建構對於一個現場演出的重要程度絕對非常重要,但往往卻很容易被忽略和忽視,一個soundman 如果沒有好的audio system,就不會有健康的音場、就不會有分佈平均、頻率平坦的sound ,每一個場地的結構、空間、高度、牆壁的材質都有些差異,因此系統建構如果有些缺陷,是很難透過後天彌補的,舉例來說,可能15吋喇吧的60hz跟超低音喇吧的60hz產生完全破壞性干涉,這樣子的狀況如果硬去增強60hz的頻段,會造成系統的負擔,導致系統的headroom變得更小。
FOH:這一次所使用的外場喇吧為fbt verve115 作為外場Passive reinforcement speaker 400W&8ohm RMS – 129dB SPL,水平擴散角80度、垂直擴散角為50度,monitor 為fbt verve115m,Dispersion (H x V): 90°,最大聲壓為129dB,兩顆雙18反射超低音為kingstage f218,133dB comtinuous,139dB peak,反射性為達到低頻的量感和更佳的低頻延伸。
Monitor :FBT verve115m,這一次使用新進的wedge同軸監聽喇吧,水平角度為90度,同軸為低頻與高音號角在同一個軸心上,讓彼此時間差距降為更低,一般的二音路喇吧,為高音號角在上中低音單體在下,內設有一個分音版,如果將二音路喇吧擺置舞台上,必須要考慮到號角的方向問題,會影響到高頻的聆聽範圍。
Instrument:
Drum:mapex saturn 5pics、dw9000、Zildjian a custom +sabin aa china
Amp:marshall jcm800 (vintage)+marshall 1960a、orange th100+ppc412 、ampeg svt-pro7 +ampeg svt-410
Microphone:sennheiser e901 、sennheiser e904 、sennheiser e906、shure sm58、shure beta58a、shure beta52a、shure sm57 、shure pg81
樂器設定delay (kkin -kk out 30cm、ovl/ovr -k 1m3)sn top reverse phase 、hi hat 向外轉45度

自私的混蛋

Alkasilka

FBT VERVE115堆埵

FBT VERVE115立喇叭架
這場地為一個挑高大約7-8m的鐵皮廠房,對聲學最好的策略想必就是,讓觀眾所聆聽到的直接音大於反射音,聲音才會是清晰,
一開始想說為因為舞台的寬只有4m5,為了美觀似似看把兩顆15吋堆埵在rack箱上, FBT verve115的垂直擴散角度為50度,水平為80度,為了不要讓高頻在空間裡影過多的反射,於是把仰角下壓大約10度左右,後來一放粉噪就聽見梳形濾(comb filtering ) 於是就分開一顆一顆測試,發現都在400hz左右的缺陷,
後來就把喇吧放在立架上的銀牛角,內區兩顆角度設為7-8度,靠外區兩顆設定5度,讓內區的高頻涵蓋範圍在搖滾區約距離舞台4-5m,外區的部分可以涵蓋至舞台5-10m左右,架上了喇叭架之後就發現有改善了400hz抵銷的一個狀況,大概差了4dB左右,但後來還是有去探討為何會有400hz的抵消,

FBT VERVE115 STAND

FBT VERVE115 LAY

FBT VERVE115 LAY BY WALL

經過這三張圖發現,第一張是將喇吧直立在rack上,第二張是將喇吧倒下平坦放置在rack上,第三張是倒下平坦並且靠牆,所測得的結果都不盡相同,特別在於250hz-500hz這段頻率有著明顯的差異,

後來經過討論後發現fbt原廠給的diagrams圖,在500hz那邊的擴散範圍較大,剛好現場喇叭也只能靠著牆,導致400hz打到牆面然後反彈回來,產生了梳型斜波(Comb filter),梳型斜波為聲波因為某些頻段的時間時間差而導致的建設性或破壞性干涉,因此堆埵時剛好兩顆剛好都是抵著牆,所以抵消多了大約4 dB。

將外場喇吧更改成立架之後,一樣為了讓現場的清晰度上升,我們一樣將喇吧下壓角度五度,下面有圖形數據對於喇叭角度有壓與沒有壓的差別,在2k-4k以及8k-14k有明顯的改善,對於清晰度有大幅度的增長,

垂直角度未調整

垂直角度已調整

現場平均音壓
現場實測:聲壓計c加權,測出控台離舞臺12m ,spl 110-115dB,舞台3-4m 115-120dB
理論值計算:fbt p=v2/r , v peak 89.44,後級的dB gain =20log(89.44/0.775)=41.201dB ,後級目前dB gain 設定為35dB, 代表Midas m32 headroom可以設定在-21dbfs 到-15dbfs遊走 ,
點音源喇吧的聲音密度跟及距離成平方反比,因此得知, 音壓距離損耗為20log(距離一/1m),
20log(12/1)=21.58,12m的距離損耗為21.58,控台實測115+損耗=136.58dB(1m)
a、15吋單顆 rms 125 ,四顆為6dB增幅,總計133dB,
b、雙18低音,兩顆為136dB
c、monitor:7m4+7m4(舞台來回)+1m=15.8m 耗損為23.97 dB(以上)
rms :124 -23.97 =100.3+6dB(四顆),先忽略鼓組monitor,得知前排Wedge反射音壓會達106.3 dB以下,聲波會在空間散射有損耗

d、樂器聲壓推算:
1m :10log(10^(amp+drum dB/10)+10^(audio=foh+monitor/10)=1m實際音壓
136.59=10log(10^(a/10)+10^(b/10)+10^(c/10)+10^(d/10)
136.59=10log(10^(133/10)+10^(134/10)+10^(106.3/10)+10^(d/10))
d=116.897 dB
超低音(Subwoofer):

人耳在不同的聲壓程度可以聆聽到的頻段,當在頻率越低的時候,所需要的能量越大,而頻率越高,人耳聆聽的感覺的顯易度大於低頻,超低音(subwoofer)對於現場的作用為補足與提升大約100hz以下的能量,40hz以下為體感能量,但也相對重要。
由於當天舞台的寬度只有4m5,一顆雙18超低音 倒下橫向的寬度本身超過1m,兩顆就為2m,再將彼此擺設距離差距為1m,小於低音frequency頻響範圍內的4分之一波長,phase為 90度以內,振幅為增加至2分之一振幅,100hz波長3.4m,1/4為0.85m,50hz波長為6.8m,4/1 為1.7m,60hz 1/4波長大約為1.4m,
sub /lr cossover在79hz,79hz的phase對準LR (delay 0.7ms)
sub 和lr 一起往後設定delay (timing)380cm,foh到鼓組與樂器的距離,讓樂器鼓組肉聲與電聲系統吻合
後來sub與lr的phase在crossover處相差75度,小於90度的差別為能量的增幅,底下的phase wheel告訴我們在不同的相位差所得到的振幅增益,不做lr的高通濾波的原因為,繼續保有原系統的低頻延展性。

sub介入lr

編輯: 李宥融 (Yolong Li)、 王小天 活動主辦: 愁城 Trapped Citizen 活動協辦: 環音專業燈光音響演出工程 演出場地: 環音專業燈光音響演出工程 Sound man/舞監/recording/lighting designer/photo: 李宥融 (Yolong Li) 王小天/ 朱宸 吳永瀚 葉安島/ 蔡偉立 (Willy Tsai)/ 胡小白 育哲 / Crow Chen 演出樂團: 自私的渾蛋 SelfishSucker / 共犯結構 Accomplices/ 餵飽豬 / パンクロッカー労働組合(JP) / Hell型(OKA) / アルカシルカ Alkasilka(OKA) / 無先生生 / 少年A / 逆瓣膜 COUNTERVALVE / 汽車裙(CN) / CAR CAR CARS(CN) / 倒車入庫 Reversing into Garage / The FLYX(CN) / The GT Bitches(CN) / The Stressful Sound / | 味王 Wèi Wáng| / 地球戰士 李海生 / 小本生燈(HK) / 無妄合作社 No-nonsense Collective/ よい ねたの(JP) / Psychiatrist / THE天国畑JAPON(J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