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泥發芽的故事,要從七年前的武士武士Live house開始說起,
音樂被視為一坨垃圾
在高中畢業後,因為一句話,「靠音樂你會餓死的,把家裡的吉他音箱都通通拿去丟掉!」我想要證明靠音樂是可以活下去。
2012 紅樹林中武士武士的邂逅

那時候的他每天都要喝一杯全糖珍奶,這個好朋友到現在還是一樣,他問我說:「要不要去一間在紅樹林的LIVE HOUSE學技術?」我二話不說地直接答應,每週騎著媽媽的風一百從新莊到紅樹林,雖然兩個月沒有PAY,但那個地方變成我的一個起點。
一個小小不到200人的空間,有將近10幾位的工作人員,大家時常活動結束,自己去拉生啤酒,一起聊天、聽歌到深夜,聽了好多台灣樂團、日本龐克樂團、認識了很多很棒的音樂人,讓我發現原來台灣的音樂這麼美好。
雖然武士武士只存活了短短兩個月,但我抓到了一種自由、無拘束的感覺,跟我以往被框住的人生好像不太一樣,關門大吉後,心中一直有個疑問,為什麼一個展演空間沒辦法讓這麼多有理想的人活下來呢?為什麼要靠音樂生活這麼不容易?
2013 心中的那片藍天草地

大一下的時候,與 FJURMC 輔大搖研社的夥伴共同創辦了輔大第一個音樂節, 藍天•草地音樂節 – Indie x Impact x Individual,那時候資金零、經驗零、人脈零,不到半年之後,舞台樹立在輔大校慶大門口,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我感受到演出者與觀眾的連結、我看見了一種單純與感動、自己似乎也陷進去了,我們確實做到了。

藍天草地-丘與樂

2013藍天草地的夥伴
感謝當時相挺的樂團, Space Cake|史貝絲考克、 槍擊潑辣 Guntzepaula、 Trash、 丘與樂、 既視感、 厭世少年 Angry Youth、 ChainSMash、 The Real Man ㊣真男人㊣樂團、 混血兒 – Hybrid、 柳葉魚 The Capelin 。
丹鳳熱音第五屆-從廢墟中誕生希望

練團室樓上的車庫SHOW
後來大二時擔任丹鳳熱音第五屆的指導老師,開始接吉他家教,同時在燈光音響公司打工,跟我媽借了大概10萬,湊一湊之前打工的費用,把樹林一個像廢墟一般的地下室,從新整理水電、裝潢、隔音,買了一些簡單的設備,就讓他們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可以使用,雖然時常被抗議、時常爸媽打電話過來、時常東西被弄壞,但我還是堅持每個月安排一場車庫Show,不管眼前有沒有觀眾,都要演。

20年的廢棄地下室

整理過後的第一次小成發

轉折,怒火燒盡化為無奈與難過

第五屆熱音大成””原””場地
2015 年學期結束,終於換到他們的最終成發了,場地在學校操場,已經SETTING好所有設備,觀眾已經開始入場,爸爸媽媽帶著一家人來看看這群孩子到底都在搞什麼,結果環保局意外出現,總務長也隨旁跟進,環保局說我們發出”噪音”被檢舉,同時開始架起分貝器,如果繼續的話將開始累計罰款,據說可以罰到好幾個萬,學生問環保局:「這場活動我們是有跟學校申請,學校也說沒問題」,總務長趕緊否認說:「學生沒有申請,環保局如果要罰趕快罰」,我當下的憤怒絕對可以把他打趴,讓他從此倒地不起,但打趴他還是解決不了問題。
於是我們決定臨時更換場地到學校一個隱密的地方,大家開始螞蟻雄兵般地搬運所有燈光音響、TRUSS、發電機,我們Delay一小時但還是順利開演了,那時在控台接線的我,其實非常的低落難過,按耐不住的眼淚偷偷從旁留下,而旁邊的夥伴拍了拍我的肩。

一個小時後的場地

2015 緊張的夏日午後

在這群小孩卸任的那個暑假,我們臨時起意,花了一週辦了一場音樂節, 小土坡音樂會 TuPo Music Concert,地點在練團室外的公園,前方剛好有一個土坡,所以就乾脆叫小土坡音樂節。公園旁邊豎立的許多高樓大下,從頭到尾警察從沒走過、差點終止演出,但最後還是撐住了。小土坡讓我知道要讓更多人認同、彼此互相理解,是一條艱辛無比的道路。因為小土坡串起了更多的樂團連結、因為小土坡讓我認識工作上重要的夥伴、因為小土坡讓我決定我要繼續買硬體。硬體買著買著,不小心開啟了我的硬體人生…. 環音現場正式營運。

感謝當時的三個樂團, 長生不老 Aerial Recall、 殘橋仔Landman、 廢埕樂團。

2017愁城鬧事-開啟爛泥發芽序幕

愁城鬧事的夥伴
愁城鬧事 Trapped Citizen Riot,一開始想說怎麼會有一群人想要辦活動在這?反正就來似似看,環音因此成為了協辦, 愁城 Trapped Citizen圍繞在這三個核心理念,都市空間的「鬧事」、自己幹的「DIY」,所有同好、跨國夥伴一起幹些什麼的「DIT」(共力,Do it together),雖然最後是把自己搞到累死,還自掏腰包,但那樣的一個場景大家是有目共睹,場景中一股強大的力量,把我從永無止盡的硬體迴圈中拉了出來。
延伸閱讀:愁城鬧事怎麼辦的?
愁城鬧事演出樂團: 自私的渾蛋 SelfishSucker / 共犯結構 Accomplices/ 餵飽豬 / パンクロッカー労働組合(JP) / Hell型(OKA) / アルカシルカ Alkasilka(OKA) / 無先生生 / 少年A / 逆瓣膜 COUNTERVALVE / 汽車裙(CN) / CAR CAR CARS(CN) / 倒車入庫 Reversing into Garage / The FLYX(CN) / The GT Bitches(CN) / The Stressful Sound / | 味王 Wèi Wáng| / 地球戰士 李海生 / 小本生燈(HK) / 無妄合作社 No-nonsense Collective/ よい ねたの(JP) / Psychiatrist / THE天国畑JAPON(JP)
2018爛泥發芽-『用和灌溉的花會香嗎?』
愁城鬧事結束後心中自然也產生了一個想像,在一個工業區裡,每一個倉庫都是一個曲風、自成一個氛圍,大概會有十幾個鐵皮倉庫,座落在一個假日如死城的工業區裡,樂團、觀眾、主辦人都是非常接近的,彼此沒有距離、沒有護城河、沒有許多的限制。於是我就籌組了團隊辦了2018年第一屆的 爛泥發芽。雖然只有一個倉庫,但我們一起用歡笑與淚水度過每一週、我們花很多的心思在設計舞台、環境、活動內容流程,過程中有人因此流血、有人把鐵皮倉庫當成自己的家,所有的人都投入與奉獻自己給爛泥發芽。
Artists:
傷心欲絕| 逆瓣膜 COUNTERVALVE| 非人物種 Inhuman| 無妄合作社 No-nonsense Collective | 徐行 Cruising| 走石ワーキング ストーン | 餵飽豬| 自由落體 Free Fall| 共犯結構 Accomplices| 殘橋仔Landman| 廢埕樂團
五樓頂 F.louding| 呂明俐 HA:Z| 盧于農| Hiero Ye | OHANG | Eric Tsao | 王建中Ft. 珮珮珮 Chloe| 嚴梵”